谁懂我心伤?


        小胖是我一个远房表哥家的孩子,大约七八岁的时候,父母离异,母亲回到了遥远的老家,从此断了联系,他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父亲再婚。
        每当想起他,我总是心疼到想哭。
        他四五岁的时候,我见过他一次,那时候他还在妈妈的羽翼下幸福地成长,谁会想到他的命运面临如此大的波折。那时候的他,很开朗,有种锐气,他自称脑袋瓜比谁的都硬,要和每个人“顶牛”,我们都很配合地输给他一次,他好骄傲,仿佛自己真是天下无双。
        离婚的事情怪我表哥,听说我表嫂特别亲孩子,临走的时候,哭得死去活来,孩子抱着她的腿不放,那场景真是不忍设想。因为我表嫂的娘家在非常远的地方,直到现在,都没再见面。
        孩子13岁那年的春节,去我家住了一个星期。他长高了,但最大的变化还是表情,他变得很腼腆,眼神飘忽不定,总是小心翼翼的。没用一天,我就和他建立了“深厚的友情”,我离开一会,他就到处寻找。当时我姑姑家的小表弟也在,和他同岁,两个孩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        小胖很敏感,如果我看他,他很快就能感觉到,报以浅浅的微小:而小表弟则不然,眉飞色舞、滔滔不绝,几乎不在意别人的眼神。小表弟每天就想着怎么好玩;而小胖则凡事替别人着想,比如他会帮忙做家务,很有眼力劲儿,吃饭的时候,他会把自己跟前的菜夹给对面的人,吃水果总是照顾到每个人。他总是能让人很舒服,可这与年龄不符的周到背后,又藏着多少心酸和心痛呢?
        春节的时候,家里热闹得很,我们姐妹总是跟着老爸老妈撒娇耍赖,弄得他们哭笑不得。可我生怕这团聚的气氛,这温馨的场景,惹起小胖的心事,就格外留心他。虽然别人都不知道我有这一层想法,但小胖很快就感觉到了,他太缺少母爱,所以格外地在意每个对他好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星期后,他和我一起去了市区的二舅家。有一天我要去看同学,想带着他,和同学说好了,也和他说好了,但最后舅妈提醒我,正月带小孩去玩,人家要红包给他,这不好。我把这个原因解释给他听,他很理解,说等我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下午我到家的时候,见他睡着了,过来一会,他醒来,和我说肚子疼。问他什么时候疼的,他说中午。再问他怎么不说,他竟然说想等我回来再说。我找来些药给他吃,细问才知道,他有肚子疼的毛病。见他坐在沙发上,用手捂着肚子,表情平静,眼神空蒙,真是好心疼。天有些暗了,屋里没开灯,我恍惚看见晶莹的东西滑落,仔细看看,是眼泪……他的表情依然平静,眼神依然空蒙,他的心思在哪里?是不是跨越万水千山,寻他的妈妈去了?
        后来,让他到床上去趴一会儿。外面传来爆竹声声,节日的喜庆还在,可是,谁又知道,有个没有妈妈的孩子,在独自承受着肚子疼呢?我的思绪也跟着他的眼神飘走了,他妈妈在哪里呢?如果她知道孩子肚子疼都不知道和谁说,她会多难过?母子连心啊,每个日日夜夜,那个失去孩子的妈妈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呢?这几年孩子都经历了什么,没人的地方,他一定哭了一次又一次,不然怎么会习惯于用一张没有表情的脸来掩饰所有的委屈和孤独呢?可他的眼神却泄露了一切,毕竟还是个孩子,他能承受多少?可是,他什么不得承受呢?我多希望他像小表弟一样,眉飞色舞、滔滔不绝,可是,就算他疼到那样的地步,还是强忍着,你哭诉一下也好受些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再也忍不住,谎称去厕所,跑到大门外嚎啕大哭,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寒冷寂静的晚上,我对着暗蓝色的天空说:老天,你对我小侄子好点不行吗?
        我格外疼惜这个小侄子,有时候也怪表哥,既然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,为什么如此忽略他的喜怒哀乐呢?
        每时每刻,都是深深的祝福,但愿他们母子有团聚的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
        返回
   
  读懂孩子的心
  与孩子斗智斗勇
  将孩子的潜力培养成实力
  唤醒孩子内心的力量
  教育全在细节中
  做孩子的正面教材
  五岁的故事  
  欠揍的小屁孩儿  
  “群魔乱舞”  
  我是懒人我怕谁?  
  谁懂我心伤?  
单元首页 | 认识我们 | 人才招募 | 发行合作 | 主题活动 | 我要订阅

苏ICP备13031310号-1